注册 登录
天涯小站 2.0 返回首页

林林的个人空间 http://www.smallstation.net/?3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情殇--中文之绝美

热度 22已有 876 次阅读2014-1-12 06:22 AM | umbrella, Windows, afraid, close

不知道这世界是否还有第二种语言能像中文这样产生出如此极具美感的文字来。朋友微信给我的,贴上来共此分享!


原文: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wind blows.

This is why I am afraid,you say that you love me too.



普通版

你说你爱雨,

但当细雨飘洒时你却撑开了伞。

你说你爱太阳,

但当它当空时你却看见了阳光下的阴影。

你说你爱风,

但当它轻拂时你却紧紧地关上了自己的窗子。

你说你也爱我,

而我却为此烦忧。


文艺版

你说烟雨微茫,

兰亭远望;

后来轻揽婆娑,

深遮霓裳。

你说春光烂漫,

绿袖红香;

后来内掩西楼,

静立卿旁。

你说软风轻拂,

醉卧思量;

后来紧掩门窗,

漫帐成殇。

你说情丝柔肠,

如何相忘;

我却眼波微转,

兀自成霜。


诗经版

子言慕雨,

启伞避之。

子言好阳,

寻阴拒之。

子言喜风,

阖户离之。

子言偕老,

吾所畏之。


离骚版

君乐雨兮启伞枝,

君乐昼兮林蔽日,

君乐风兮栏帐起,

君乐吾兮吾心噬。


七言绝句版

恋雨却怕绣衣湿,

喜日偏向树下倚。

欲风总把绮窗关,

叫奴如何心付伊。


七律压轴版

江南三月雨微茫,

罗伞叠烟湿幽香。

夏日微醺正可人,

却傍佳木趁荫凉。

霜风清和更初霁,

轻蹙蛾眉锁朱窗。

怜卿一片相思意,

尤恐流年拆鸳鸯。





路过
1

雷人

握手
15

鲜花

鸡蛋

扔鞋
2

抱抱

大哭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mist 2014-1-12 09:46 AM
几个月前看到这篇,不由得赞叹汉文的美丽和美妙。今天再看,仍是同样的赞叹。

文艺版美则美亦,但与原文相差甚远。
离骚版很好,可读起来觉得少了原诗的内涵。
七律版也与原诗的意思相差大了些,但很美。
诗经版,七绝版则既美又与原诗相差不远。但七绝版没有把原诗最后一句的意思完全写出来。

这里,觉得翻译得既美又达意的是诗经版。

能人太多了!

谢谢林林分享!
回复 fancao 2014-1-12 12:39 PM
普通版:虽然平实,却达意,也符合原作的风格。看见太阳的阴影,用'寻找遮荫之处'可能更好,最后一句,'怎不让我担忧',似乎更好。
文艺版:词句虽豪华,却是信口雌黄,离原意千里。
诗经版相对最好,达意,但是却不合原作的风格。如果原作也是古体就perfect了。
离骚版,也不够达意,没有把言乐而实拒的意思说明白。
七绝七律压根不合格律,意思也不清楚。
回复 Liaokang 2014-1-12 03:13 PM
首先,那英文诗不是莎士比亚写的。这类翻译属于再创作,我给你加几个:

再来段元曲:

檀郎一脸笑模样,张口就把奴家诳。
你只顾自己打油伞,还说下雨是好天象。
说什么艳阳春光暖,你却找个树阴好乘凉。
说什么金风真飒爽,你早就进屋把身藏。
未卜得今朝你又来讲,要与奴家作鸳鸯。
只怕你得手就分手,让奴家独自泪两行。

北京土老冒版:

你丫号称喜欢下雨,这刚一掉点儿你丫就把伞撑起。
你丫号称喜欢太阳,这老鸦一冒头你丫就躲阴凉地。
你丫号称喜欢刮风,这风还没起呢你丫就钻床底。
你丫还号称喜欢你大爷呢,姥姥!你丫蒙谁呢你?
回复 ms_lt 2014-1-12 03:38 PM
Liaokang: 首先,那英文诗不是莎士比亚写的。这类翻译属于再创作,我给你加几个:

再来段元曲:

檀郎一脸笑模样,张口就把奴家诳。
你只顾自己打油伞,还说下雨是好天象 ...
最喜欢这一版,地道,够味儿!
回复 blue 2014-1-12 05:11 PM
诗经版最合我意,言简意赅。 文艺版最烦,假模假式而。
回复 安静 2014-1-12 09:22 PM
喜欢普通版和诗经版。 文字再华丽,也不过是玩弄文字,深入人心的,还是最朴实的。 英文版蛮好的,嘿嘿。
回复 拙林 2014-1-12 09:53 PM
Liaokang: 首先,那英文诗不是莎士比亚写的。这类翻译属于再创作,我给你加几个:

再来段元曲:

檀郎一脸笑模样,张口就把奴家诳。
你只顾自己打油伞,还说下雨是好天象 ...
    
回复 fancao 2014-1-12 11:06 PM
Liaokang: 首先,那英文诗不是莎士比亚写的。这类翻译属于再创作,我给你加几个:

再来段元曲:

檀郎一脸笑模样,张口就把奴家诳。
你只顾自己打油伞,还说下雨是好天象 ...
还有人说这诗是莎翁的? 这诗既无格律也无韵脚,会是那个年代的诗吗?

早就有个问题,既然你来了,正好请教。我总以为,莎翁时代的诗可能也像中国古时候一样,必须有一定的格律吧。除了那十四行诗,还有那谁谁提到的莎翁在此之上发展出的英雄双行体,还有些别的什么吗?
记得女儿小时候上英文课,也学着写诗来着,有几种是有格式要求的,而且在何处用韵都是有规定的。可惜那时太忙,否则应该和她一起学学就好了。不知廖教是否有时间普及一下。
回复 Liaokang 2014-1-14 04:45 PM
十四行诗有严格的格律,简单说就是一共十四行,每行十个音节。英文的有两大类,斯宾塞继承了意大利彼德拉克式:4、4、3、3;莎士比亚创立了不同的形式:4、4、4、2,韵律为: abab, cdcd, efef, gg. 英雄双行体跟老莎关系不大,尽管你可以说他的十四行诗最后两行是英雄双行体,但乔叟 Geoffrey Chaucer 早就在 “The Legend of Good Women” and “The Canterbury Tales” 里用过英雄双行体,而这种形式是由德莱顿 John Dryden 完善的。他翻译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全书都是用英雄双行体。每行十个音节,两行互韵。
回复 Liaokang 2014-1-14 04:48 PM
再补充一点:通常十四行诗和英雄双行体都是抑扬格五音步iambic pentameter.
回复 Liaokang 2014-1-14 04:59 PM
把拙作《方教授和袁老师》中一段文字游戏抄来,其中有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十四行诗 Sonnet 18:

又一次袁老师上课讲北京烤鸭。课文声称传统的烤法是烧枣木,烤鸭才有那特殊的香味。当然,这种烤鸭价格不菲。后来,也没有枣木可供他们烧了,连袁老师都没有吃过那种烤鸭。有些学生淘气,竟然篡改李白的《望庐山瀑布》诗,把“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改作“火烧枣木生紫烟,遥看烤鸭挂上边。口水流下三千尺,可惜兜里没有钱”。看得袁老师哈哈大笑,他把这改编的歪诗传给大家。方教授看了,气不打一处来。心说你们挖苦李白,我可不能等闲视之。一定得挖苦一下莎士比亚,才能算得上文化外交对等。他找来莎士比亚最著名那首商籁诗,也就是十四行诗第18首,一行行对照着改写一番,并用自己的姓氏声母代替原作者名字的第一个辅音,署名Fakespeare,有“假士比亚”之意,连同莎士比亚的原作一起传给了各位老师: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Toilet Bowl?
by Fakespear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toilet bowl?
Thou art less polished and more like charcoal.
Rough winds cannot blow thy strong stench away;
Thy outhouse hath too many users a day.

Sometimes too hot the sun in heaven shines,
And makes it too dry to go down the pipelines.
And usage day to day brings it to the brim;
Not even a fly would risk taking a swim.

But thy eternal outhouse shall not close,
Nor lose users of nature’s call so gross;
Nor shall a kitchen brag its use o’er thine,
When people with urgent needs wait in line.

So long as men will poop or have to p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by Shakespear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这下他们学院可炸窝了。像袁老师那样爱开玩笑的教师评价说方教授这英文十四行诗写得太妙了!不仅符合商籁诗的格律要求:抑扬格,一行十个音节,得其形似。而且像原作一样,从头至尾,运用扩展的隐喻,亦得其神似。更了不起的是,行文自然流畅,两行一韵,韵脚押得从容不迫。比方教授更一本正经的卫道士则批评说他简直是不知羞耻,且不说用便池作比喻有伤文雅,竟然连poop这样肮脏的字眼都用上了,超过了当年毛泽东的“不须放屁”。

还有些教师英文不够好,不知道这些两极分化的评语从何说起,就央求袁老师翻译。袁老师也是技痒难熬,就把方教授的调侃翻译出来。他自鸣得意的是把方教授的笔名Fakespeare译作“方士比亚”,既有“方”音,又有江湖术士,即虚假的意思。译得兴起,索性又把莎士比亚的原诗译出来,并列在旁边对比:

我怎能将你比作便池?
方士比亚

我怎能将你比作便池?
你光洁不足,恶臭过之。
狂风吹不散那蘼蘭宝气,
每天如厕者都纷踏而至。

天上的眼睛有时造成酷暑,
干燥的内容会把管道堵住;
一次次使用让液体涌起,
有时连苍蝇都难以横渡。

而你这便池永远不关闭,
什么都不会将顾客失去。
厨房也无法夸口将你贬低,
当人们排长队等待使用你。

只要还有人类,人还须解手,
这首诗就长存,并赐你不朽。

我怎能将你比作夏天?
莎士比亚

我怎能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它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蕾作践,
夏天的日子也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太酷烈,
那金光又时常遭到遮掩;
或者被无常的天道摧折,
任何芳颜最终都会凋残。

而你的美貌永远不褪色,
什么都不会损害你的容颜;
死神也无法夸口将你笼罩,
当你生长在不朽的诗行间。

只要还有人类,人还有慧眼,
这首诗就长存,并赐你永年。

大家争辩得更激烈了。有的夸方教授鬼斧神工,信手拈来,大俗大雅。有的骂方教授低级趣味,点金成铁,有辱斯文。但大家都一致夸赞袁老师翻译得信、达、雅俱佳,或不如说信、达、丑俱佳。还有的找来一些大师为莎士比亚这首诗的翻译,与袁老师的对比,评价说他们还不如小袁老师译得好。方教授看着这些评论,暗自生气。心说了:我费这么大劲,还挨了不少骂。小袁随手一译,尽得夸赞。内容下流,不是他的责任;译笔流畅,都是他的功劳。嘿!这便宜,他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天涯小站

GMT-4, 2020-10-25 06:46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